你好,欢迎来到时代安全新闻网!

文化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栏目
寻亲人为了十个上海孤儿背着书画走天涯

时间:2020-12-24 09:20:38 来源:时代安全新闻网 作者:刘耀华 点击数:214

-----记著名书画家刘耀华

        时代安全新闻网消息(刘耀华 张樱 /文)2020年12月22日,随着书画家刘耀华在河南省平顶山市某企业找到最后一位失散50多年的上海孤儿郭某某,至此,十多年来,刘耀华背着书画走天崖,为上海共寻找到10个失散的孤儿。孩子们回上海认亲,满街人山人海,鞭炮齐鸣,父母抱着失散50多年的儿子哭声一片。这件事传遍社会,轰动上海市崇明岛。

          著名书画家刘耀华系中国装饰协会美术艺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艺术总监。十年前的一天,刘耀华参加平顶山市画家笔会,一位油画家霂容非无意中向他夫妇说,自己是幼小时被别人抱来的孤儿,并说某公司还有几个类似的孤儿至今没找到亲生爹娘。这件事引起了刘耀华夫妇的同情与重视。他询问几个孤儿抱养的大概时间,发现上个世纪60年代,一场罕见的自然灾害席卷大半个中国,江浙安徽一带受灾严重的农村,很多家庭挣扎徘徊在死亡边沿,一些养不起孩子的父母被迫将年幼的子女遗弃到上海等大城市。周总理亲自打电话,要求条件好的城市应收尽收,由此许多孩子被送往内地。这些孤儿,有的身上留下了名字和某些记号,也有很多没有留下任何标记。刘耀华手里这几个孤儿就是没有任何记号的孩子!几十年了,他们至今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爹娘刘耀华决心帮助这几个孤儿找到亲生父母。

        寻找孤儿,不仅茫然人海,目标不好锁定,而且需要资金支持。刘耀华与爱人商量后,决定,一方面搭上自己的工资,一方面卖画走天涯,帮孤儿寻找亲生父母。刘耀华的绘画艺术以“中西合璧”色彩浓烈深受群众喜爱,他的国画一幅斗方网上曾拍到4000多元。为了寻找孩子的亲人,他用书画结识朋友,作品不论卖多少钱,都基本用在“寻亲”花费上。在浙江杭州,他走遍余杭区、萧山区,先后结识企业家朱友忠、收藏家邓文河、赵飞等众多知名人士,请他们帮助寻找孤儿线索;在上海,他先后找到部队战友邵士海、中国装饰协会会长黄长兴、工人日报驻上海记者站站长张路、《解放日报》老记者潘乐群、在上海打工的大学生静静、老知青聂洁萍等,人们四处帮他寻找,结果渺无音信。刘耀华又返回河南,在几个孤儿所在地的平顶山市寻找“蛛丝马迹”,终于,一个叫杨伯的老工人透出一丝“线索”:说是某公司当年80多岁的老工人匡水林曾经抱养过孩子。得知这条线索,刘耀华“吃葫芦找根”,他让人去某公司查找已故匡水林的旧档案,发现匡水林家是上海崇明岛新河镇人。但是,匡师父一是早已去世;二是无儿无女;三是在平顶山市没有住房;四是无亲无故;五是妻子即便活着也已90多岁。

 唯一的一线希望找匡水林90多岁的妻子。他妻子还会在人世吗?刘耀华对这一丝希望不放弃!他想起80年代他曾帮助过的一位上海退伍军人邵士海。在当年退伍军人“哪里来回哪里去”的那个年代,邵士海离开妻子女儿,从上海复原回到了河南平顶山市。刘耀华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他回到上海与全家团聚。邵士海从没忘记这份情谊,听说寻找孤儿,第二天他就驱车来到上海崇明县,按照刘耀华提供的地址,邵士海很快找到了匡水林的家。匡师父去世后,年过90的妻子顾友郎尚在。一生无儿无女的老太太已经瘫痪,如今躺在民政局福利院。好在她还头脑清醒,邵士海经过反复做工作,她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10个被遗弃的孤儿全经她一手送到外地!当年,她丈夫匡水林在平顶山某公司上班,顾友郎先后抱去10个上海孩子送人!

50年前的事情,由于年迈,孩子送给了谁?叫什么名字?顾友郎记忆不清了,她只能呜呜啦啦,零零碎碎用上海方言模模糊糊说出10个孩子中的几个模糊名字。

方言与模糊名字难辨,刘耀华找“内行人”翻译,他很快找到了一个叫春光和一个叫小健的孤儿。但是,剩余孩子的“寻找”就没那么容易了!用他的话说,哪一个都让他经历了千辛万苦。一个叫“老虎”的人,刘耀华直找了三年,叫“老虎”的人上百个,简直是大海捞针!他几乎跑遍了市区派出所,他请公安局干警张选国、李公让帮助他一起寻找,结果一无所获。

刘耀华仍不放弃,他对叫“老虎”的人一一排查,他听说某厂有一个姓郭外号叫“老虎”的老工人曾经抱养过一个孤儿。

刘耀华来到人事部门调阅档案,热心的办事员张娜在微机上很快调出来三个姓郭的师傅。其中两个郭师傅,一个70年生,另一个58年生。刘耀华拨通两个人电话,俩人不仅年龄不相符,而且都从未抱养过孩子。这时,一个叫郭平的师傅告诉刘耀华一个线索,他认识有个80来岁年的郭师傅,其儿子在市某法院上班。刘耀华如怀至宝,结果,跑到法院一问,人家不是抱养的孩子,还闹了个笑话!

刘耀华从“老虎”外号入手。经过请教老工人,他明白一个道理:能知道“老虎”外号的人,除了老一辈的老头老太太外,年轻一代人很少知道。于是,刘耀华冒着隆冬天气到家属区私访,他拿着烟,盘腿与退休工人聊天,对每一个线索“打破砂锅问到底”,先后询问了无数个老人,打了上百个电话,一个老人告诉他:车队有个孩子是当年叫“老虎”的师傅抱养的。刘耀华拨通车队队长电话,终于,找到了这个叫小聚(真名暂时保密)的孤儿。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耀华背着书画走天涯,10年时间,他先后找到10个上海被遗弃的孤儿!

孤儿春光回到上海崇明家里,满街筒子人山人海,鞭炮齐鸣,80岁的老母亲抱着他放声大哭:“儿啊!妈找了你几十年,,,,”哥哥姐姐和春光抱在一起,幸福的眼泪让在场的人们也都流下了热泪。

孤儿小健回家,用他的话说,“来看他的人快挤爆屋子,他被人看得就象人们看新媳妇”。哥哥是大老板,当时表态“要给弟弟财产”!

每一个孩子问题都不一样!孤儿们回家归来,感谢恩人刘耀华,2020年11月的一天,大家一起吃饭,席间,三个孤儿放声哭了起来:

孤儿王万里、张永军满脸眼泪水说,他们回到上海,由于父母亲均已离世,兄妹们由于没有亲子鉴定,想认不敢认,至今互不相识,需要公安部门做dna鉴定。

孤儿霂容非是当年顾友郎从上海崇明岛长江农场抱她送人的知青私生女,如今她是油画家,又是作家。与其他几位孤儿不同的是,人家都是崇明人,只有她是上海知青的后代,她渴望尽快找到自己的知青父母!

        10个上海孤儿找到了,但是许多问题有待有关部门解决。刘耀华深深感到光靠他一个人力量太薄弱,他呼吁社会,共同伸出温暖之手,帮这些失散的孤儿们回家团聚!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时代安全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2362722016@qq.com